2010年1月18日 星期一

我詛咒放任野狗的爛地方政府!

今天睡到凌晨四點,門外突然一陣野狗狂吠的聲音,把我吵醒。
醒來後仔細一聽,似乎是七八隻野狗在打架。

這事在南部這地方早就司空見慣。我心想,應該打一打就會自己跑掉了。

過了幾分鐘,狂吠亂咬的聲音依然不減,害我怒火中燒,忍不住掄起車庫裡的拖把,想出門把那群野狗趕跑。

門一開,舉起拖把,野狗們看到我大概也怕了,四五隻野狗完全沒有剛剛凶猛的樣子,四處抱頭鼠竄。街上馬上安靜下來。

這時,我看到路上躺著一個小小的東西,看得出來腹部起起伏伏的短促呼吸。心想,這下遭了!!

走進一看,是一隻貓咪,四肢無力地攤在地上,連我走近也只頂多「嘶」了一聲,身體則是一動也不動。貓咪的脖子上有項圈,渾身濕淋淋的,夜色昏暗,看不出是血還是那群混蛋野狗的口水。

我馬上回家拿了紙箱,不要的毛巾,蓋住貓咪,把他抱進紙箱,再蓋上毛巾保暖。在這過程中,他照樣一動也不動,只是很努力地把空氣吸進肺裡。

我想,也許應該給他點水喝,就上樓拿了原本用來餵貓咪吃藥的塑膠針筒,吸了清水,慢慢餵到他嘴邊。他只舔了幾口,就不喝了,繼續喘著大氣。

這樣呼吸急促的方式,我似曾相識。心中冒出不祥的預感。當下決定上網查查高雄有沒有 24 小時的寵物急診。

為了避免我判斷錯誤,也許貓咪休息一下就會恢復活力,怕他到處亂跑。於是上樓拿了個更大的箱子,如果醒來,會有較大空間可以活動,也比較放心帶他去急診。

回到車庫,再看一眼貓咪,糟糕,他只剩下每隔四五秒一次的呼吸,我知道,來不及了......

我跪在紙箱旁邊,貓咪短短吸了三四口氣之後,我眼睜睜看著他嘴角冒出白沫,接著就一切靜止了。我用毛巾托起他的身體,輕輕搖了搖他「喵咪、喵咪!」,再放下,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稱之為生命的東西了。

我呆在紙箱邊,仔細緊盯著他的嘴、喉頭、腹部,希望是我看錯!搞不好他只是沈睡了,搞不好他還有些微的動靜只是我疏忽了,搞不好......

幾分鐘後,我閉上雙眼,雙手合十,默默在心中為他禱告。我希望他下輩子能到更好的地方,沒有疏於照顧的主人,也沒有野狗欺負他。

我向他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早一點出去趕野狗。我哭了,因為我悔恨。

...........................................

我默默地把紙箱蓋上,擺在車庫,打算明天再送去適當的處理。

...........................................

住家這附近的野狗橫行,早就不是新聞,連我自己都難逃被攻擊的命運!但是這次親眼看著一個生命被一群野狗咬死,就死在我眼前!真的讓我氣憤難消,應該把那些麻木不仁的地方官員和隨便棄養寵物的惡劣飼主抓來給野狗大咬一頓!看他們作何感想。可惡透了!!!

清醒夢 Lucid Dream 001

今早補眠的時候,成功作了個清醒夢,超有趣的! 夢中,剛開始,我們一家三口到一個很大的房間,跟一群類似嚕啦啦的年輕人玩團康遊戲,大家或躺或坐在地上,地上畫了些線條,玩一個只有在夢中才知道怎麼玩的遊戲。過程很熱鬧、歡笑。 玩到一半,我突然內急,跟大家說我先暫停,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