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30日 星期一

新年快樂喔!!!

大家大家新年快樂快快樂!
正在聽著 Jay 的 Novembers Chopin,興起翻了翻歌詞,知道髮如雪的詞是方文山寫的。蠻有趣的詞,雖然是有意識的詞語堆疊還押韻,不過頗能朗朗上口。
方文山,何許人也?我不知道。
拜託,我連自己最喜歡的詩人——夏宇都完全不瞭。
這怎麼行啊,趕快上網查一查資料:


夏宇專題◎劉藝婉
夏宇,原名黃慶綺,1956年出生於台灣,祖籍廣東省五華縣,台灣國立藝專影劇科畢業。她19歲起開始寫詩,是1980年代以來台灣最重要的詩人(她不喜歡被貼上「後現代」的標籤),著有詩集《備忘錄》(1984)、《腹語術》(1991)、《摩擦.無以名狀》(1995)、《Salsa》(1999),以及音樂專輯《愈混樂隊》(2002)等。夏宇也寫過少量的散文和劇本。 夏宇自1984年起以筆名童大龍、李格弟等發表歌詞,比較廣被世人傳唱的有齊秦的<狼>,趙傳的<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男孩看見野玫瑰>,陳珊妮的<乘噴射機離去>等。
——網路資料

原來如此,她還寫過歌詞啊。
跟朋友去看電影,他說有些觀眾對電影的反應讓他覺得很討厭,因為他覺得他們在不該笑的時候笑。
我說,想笑就笑,也沒什麼不好啊,而且誰說何時該笑何時不該呢?就像寫小說,東西寫出去就不是你的,讀者想要怎麼詮釋你根本無從管起。(這是什麼理論我忘記了!詮釋學?解構主義?)也就是說,作者並不因為是作者而對作品具有詮釋的權威。
總之,能夠細細描寫溫柔細膩思緒而文字本身又不會繁複難入目的作品我就 喜歡。像那個誰,張宇的女朋友兼老婆兼親密戰友十一郎的東西我也喜歡。因此,因此我是世俗的囉?也許吧,總不能一天到晚都查拉圖斯特拉這樣說又那樣說吧,那多悶啊!
嗯,好像離題了。這是恭賀新禧文章啊。

O' Ma 在我與鍵盤之間的狹小桌面上蹭來蹭去,害我不時聞到他的屁屁味,有點噁~~。

以前一位寵物店老闆娘跟我說,他們幫貓洗澡時,都會擠壓貓屁屁 的肛門腺之類的東西,把臭味擠掉。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我也不會擠,噴幾噴香水就好啦。
又岔題了。O' Ma 都是你害的啦!
好啦,反正大年初二(2006.01.30 星期一)祝大家——我說的大家是指大家的朋友加上朋友又朋友……,這樣只要六個人搞不好又回到我身上了(請見《六個人的小世界》或《連結》)——新年新年更快樂,恭喜恭喜發大財喔~~!

清醒夢 Lucid Dream 001

今早補眠的時候,成功作了個清醒夢,超有趣的! 夢中,剛開始,我們一家三口到一個很大的房間,跟一群類似嚕啦啦的年輕人玩團康遊戲,大家或躺或坐在地上,地上畫了些線條,玩一個只有在夢中才知道怎麼玩的遊戲。過程很熱鬧、歡笑。 玩到一半,我突然內急,跟大家說我先暫停,然後...